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杀了你 再干你
杀了你 再干你

杀了你 再干你

上个月,我搬家到一处偏僻的郊外,房东是一对母女,女儿叫小萍,长的不是特别漂亮,但是一看就是那种很清纯的女孩子,身材也不错。腰很细,腿长长的,她妈妈大概40嵗,一脸妩媚像。我平时都叫她晶姨,她人倒是长得非常丰满,丰乳肥臀,我作为他的房客,一直想找个机会干她女儿。

  但是因为她母亲是个非常小气而且很八婆的女人,所以很早的时候她父亲就跟她离婚去了国外。母亲是医院的医生,而女儿则在那所医院当护士,我就住在离她们家的对门。平时没有事情的时候我就经常去她家串门,给她们带点好吃的。

  一天她女儿来我家里收房租的时候把她家里的钥匙落在地板上了,我当时可以说是欣喜若狂,立即去复制了两把,一把我随身携带,另一把放在家里。然后我去她们家把钥匙换给母女俩,她们还非常感谢我呢,我心里想:“这下我可以随时自由出入她们家了。”

  一个周末,母女俩告诉我她们都去健身,问我去不去,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不肯放过,我拒绝她们以后就拿着事先准备的钥匙直奔她们家。进去以后,看见阳台上晾着一个分可爱的小内裤,心想,这肯定是小萍的吧。我拿起来放在鼻子上嗅了一嗅,果然一股少女的芳香,我当即感觉到自己的长枪开始蠢蠢欲动,走进女儿的房间,少女的房间果然装饰的非常漂亮而且可爱,我躺到她的床上,突然发现她枕边放着一条内裤,拿起来,居然还有一点湿湿的,难道她也会手淫吗?据我所知,小萍好像还没有男朋友的啊。我顿时欲火焚身,掏出我那8寸长的阳具,用这条粘满了她淫水的内裤包裹着开始打手枪,随着感觉的强烈,我终于将积攒了许久的精液,喷洒在这条内裤上,我把内裤放在原来的位置。走进妈妈的房间。

  这是一个非常朴实的房间,里面放着很多医院的用品。“要怎么才能干到这对淫荡的母女呢?”如果慢慢勾引,可是太费时间,强暴虽然实际,但是两个人一起不是很好对付。我环顾了一下医药品,真是天助我也,居然还有哥罗仿这种麻醉药。这下所有的问题就都解决了。

  我刚把哥罗仿凃在一条内裤上,就听见开门的声音,根据脚步声我知道是小萍一个人回来了。我赶紧躲到她房间的门背后,她估计是运动完了先回来了,估计晶姨也马上要回来了。得抓紧时间,小萍推开门走进她自己的房间,因为她背对着我,所以没有发现我正在她后面,我从门后突然跳出来,从背后将凃满了哥罗仿的内裤吾住她的嘴巴和鼻子,小萍大吃一惊,开始死命挣扎,那可是越挣扎,药效可是发挥的越快啊。更何况一个弱小女子怎么是我182厘米的魁梧男人的对手,仅仅过了20秒,她的身体软了下来,我把她抱到床上,看着她那红扑扑的脸蛋和迷人的身材,简直兴奋到了极点。大量的哥罗仿使小萍处於深度昏迷状态。我就算杀了她,她都没有任何感觉。而我也喜欢在杀死女孩子以后再干她。我没有急於杀死她,因为她母亲可能马上就要回来了,我把小萍放正,做成她正在睡觉的假象。果然,还不到10分钟,晶姨就回来了。

  晶姨可能是运动的比较厉害,刚进门就听见她呼呼的喘气声。我还是躲在小萍的房间的门后,等待她进门。棘手的事情发生了,晶姨没有进她女儿的房间,而是到了客厅,躺在沙发上休息。这下我的哥罗仿就没有用处了,因为肯定还没有走到她身边就会被发现。迷昏着招是不行了,看来我只能来硬的了。虽然可能让她死的不好看,但是也没有办法了。如果被她逃走的话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我走出房间,悄悄的走到沙发后面,晶姨显然比较敏感,很快就发现了有人正在靠近,“小萍,是你吗?怎么不说话啊?”我没有回答,一直走到她的身边,这时晶姨睁开了双眼,见到是我,立即想要大叫,我飞快的伸出手,吾住她的嘴巴,没想到晶姨还比较冷静,没有使劲挣扎,冷不防向我要害処踢来。这些早就在意料之中,我在军队的时候,很多拳法都非常精通,加上身体强壮,右拳重拳能击穿沙包,平时和人打架,从来就没有输过,女人的花拳绣腿对我简直是无关痛痒。我双膝猛地并拢,她那只朝我阳具踢来的脚马上被我夹得动弹不得。然后我一记重拳击打在她软肋部位,她脸马上变了颜色,不要说喊叫,剧痛让她连呼吸都困难了。我说:“你这个三八婆知道厉害了吧。平时对我那么凶,今天我要让你死的很难看。”我上前一步用左边手肘勒住她的脖子,右手把她脑袋使劲往左边一按,“卡嚓”,她的脖子就断了,立马晶姨就断了气。就这样,母女两个在20分钟内就被我了结了。

  我把晶姨拖到浴室,走进了小萍的房间,小萍还是那么安详的躺着。就像在熟睡一样。我用手捂住小萍的嘴巴和鼻子,不一会儿,小萍就在窒息中死亡,没有一点痛苦。我点上一支烟,慢慢欣赏小萍安睡的模样。虽然不是很漂亮,但是这么看来却另外有一番风味。我看得血脉膨胀,於是我走上前,轻轻亲吻着小萍的脸颊,额头,嘴唇。雪白的脖子上还有刚刚运动完留下的香汗。我用舌头舔了一下,咸咸的,味道不错。

  再往下,就是那丰满的双峰,我隔着衣服和胸罩慢慢的抚摸着,虽然不是直接触碰肌肤,但是仍然能感觉到她双乳的饱满和弹性。因为是紧身衣,所以脱起来很麻烦,我拿出一把剪刀,“刷刷”几下就把衣服包括袖子剪的七零八落,只剩下粉红色的胸罩还极力保护着小萍的双乳。我解下内衣的纽扣,一对漂亮,精致的乳房缓缓跳了出来,暗红的乳头,粉红的乳晕,雪白的双峰,简直就是稀世之寳啊。我用双手握住,慢慢的揉搓着,软软的感觉我一辈子都忘记不了。

  我一边用手含着乳头,一边用剪刀开始剪开她的运动裤,随着剪刀一点一点下去,被亵裤包围的神秘三角地带和雪白的大腿露了出来,我连袜子也一起剪碎,把这些七零八落的衣服裤子碎片扔到了垃圾箱里。床上躺着的是一个完美的女人的躯体,雪白的肌肤,微微隆起的阴埠,坚挺的双乳。我这时早就已经受不了了,长枪直立,龟头都已经开始隐隐胀痛。我脱完了浑身的衣裤,坐在搬开小萍的身上,准备先玩一玩乳交。虽然小萍的胸不是很大,但是刚好能够夹住我的阳具,我开始顺着龟头流出的液体作为润滑,开始慢慢抽动。

  我一边用手握住双乳用力向我的肉棒挤压摩擦,一边用手指玩弄小萍的乳头。

  终于,一阵强烈的快感袭来,我把乳白色的精液全数射在了小萍的乳房上,还有一点竟然射到了脖子和嘴巴附近。但是兴奋的感觉仍然没有消失,血管暴突的肉棒仍然没有软化的趋势。我看着小萍那薄薄的嘴唇,心里又泛起了另一种念头。

  我掰开小萍的嘴巴,把我的舌头伸到小萍的嘴里,开始亲吻,虽然小萍已经是一具屍体,但是嘴里面仍然是温暖湿润。我转过身,形成六九式趴在小萍的身上。把我巨大的肉棒插入到小萍嘴里。我一边抽插一边用力撕开小萍的内裤,顿时,伴着肉棒巨大的快感,我的眼球也得到了回赠。

  小萍的花瓣因为失去血色而变得雪白,但是穴口的小阴唇却形成了漂亮的粉红色。这一看就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女。薄薄的花瓣紧紧包裹着处女的嫩穴。我低头轻轻舔着花瓣周围,不过小萍的黑毛好像长得比较茂盛,我一时兴起,那起剃刀和刮胡着哩将小萍的阴毛刮的白净而光滑。我从来就喜欢和刮掉阴毛的女人做,这一来,看见这雪白的无毛的嫩穴,我浑身血液都要爆炸了,加快了肉棒在她嘴里的抽插速度,一边也更加卖力的舔着小萍的花瓣和穴口。这一次,肉棒的感觉果然非比寻常,温暖潮湿的感觉把我推向了顶峰。我又一次在小萍嘴里爆发了,精液如机关枪一样在小萍嘴里扫射,有少许精液还进入了小萍的鼻腔,从鼻孔里面流了出来。看到这身材标致,皮肤如玉的少女乳房,嘴里,鼻子里到处都弥漫着我的精液,这种诱人的情景可是非常罕见的啊。

  我把她母亲也放到这张大床上来,和小萍并排躺着。晶姨这婊子的脖子断了,脑袋向一边歪着,死相不怎么好看,我坐在她身上对着她的脸“啪啪”就是两耳光,没有血色的脸居然还被我打红了。“臭婊子,你还真是欠干啊。等下看我怎么干你。”

  我三下五除二扒光了她身上的衣服和裤子,虽然这婊子人到中年,没有想到身材除了有一点微微发福以外,浑身上下也是非常不错,特别是那对肥乳,我要用两个手才能完全握得下。肥穴高高隆起,我把她双脚使劲往两边分开,两片厚厚的阴唇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这女人肯定平时很骚,跟不知道多少个男人搞过,连小阴唇都翻了出来。上面还有少许淫液挂在上面。阴核也鼓鼓的,看样子这个婊子肯定平时骚劲十足,而且性欲非常旺盛。更令人兴奋的是,她的屁眼还是很漂亮的菊花状,看来平时还没有被人搞过那里,正好,我就来做她的第一个吧。

  我坐在晶姨身上,一边玩着她那肥硕的乳房,一边用手抠弄她的阴核。玩着玩着突然有点滑滑的感觉,“骚货,死了居然都会流出淫液来。”我这么骂着,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兴奋来,刚刚软掉的兄弟渐渐的又直立了起来。“看你那瘙样,来,用你的嘴巴给我肉棒服务一下吧。”

  我把她的嘴弄开,把肉棒一插到底,居然直接插入到喉咙里面去了。感觉真是相当不错,我抱着她的头使劲往里面插,然后前后摇晃她的脑袋,果然,我的巨枪整个都能够插进这个贱货的嘴里。“和肏穴一样爽啊。”很紧而且湿滑。肉棒因为已经射过几次,这次没有那么容易达到顶点了,我把鸡巴从晶姨嘴里抽出来,又坐到小萍身上,把肉棒插进小萍的嘴里,这样,我轮流着在这母女俩的嘴里抽插着我的巨棒。

  嘴巴玩腻味了,可是我的肉棒却仍然高高耸立,丝毫没有要射的感觉。我把小萍的身体拖到床边,准备来点真枪实弹了。小萍的穴柔软还带着少女的芬芳,我忍不住又伸出舌头舔了一舔,然后把右手中指慢慢伸进小萍的嫩穴中。真是人间极品啊,里面还是湿润而且非常温暖的,我站在床边,而小萍的双脚落在地上,我把小萍的双脚分开,手擧着肉棒开始在穴口摩擦。让龟头的透明液体将穴口润滑,这样干她的时候我也不会痛。准备工作完成了,我准备把肉棒挺进小萍的阴道里面,可惜还未尝过男人肉棒的小穴很紧,我的如小孩拳头大的龟头怎么也进不去,没有办法,我凃了更多口水在她穴口,然后用双手轻轻掰开她的小阴唇以便我的长枪长驱直入。终于,我的龟头能够进去了,我的阳具的前端就像被人狠狠握住一样,非常紧,太舒服了,我禁不住叫了一声。我准备继续往里挺进,但是受到了一点阻碍,毫无疑问,是处女膜挡住了我的巨枪,但是小小的一层膜怎么能够挡住我疯狂的进军呢?我一用力,整个鸡巴几乎完全没入小萍的嫩穴里。可能是流血了吧,里面顿时有点什么液体在流动的感觉。我把鸡巴抽出,上面果然带着一点处女殷红的血迹,紧接着,我又将肉棒狠狠地插入小萍的穴中,我真是太喜欢那种被她阴道内壁那温暖而湿滑的穴肉紧紧包围的感觉了,这一下,我将20厘米长的肉棒全根插入她的下体,直接顶入了小萍的子宫。强烈的快感让我禁不住发起抖来。我把小萍的双脚架在我的肩膀上,形成了老汉推车的架势,开始疯狂的抽插。

  难道真的女人死了也会流淫液吗?我感觉鸡巴在里面的行进越来越畅快,而我的鸡巴抽出时将小萍的嫩穴肉带出来的时候,穴肉也从粉红色变成了深红色,而且鸡巴上明显有透明的液体,而且越来越多。终于,在插到七八十下的时候,我感觉从小萍的子宫喷洒出大量湿热的液体,从尿道口也有透明液体开始射出来,我连忙抽出鸡巴,只见从小萍的嫩穴中流出大量的淫液,夹杂着血丝,往外奔涌而出,床单也湿了一大片。

  已经死了的小萍居然被我干到了高潮,我不由得骄傲起来。挺着高高昂首的长枪,更加狠狠地插入小萍的穴中。有了淫液的润滑,这下我的鸡巴可真是如鱼得水,在里面横冲直撞。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终于,我感觉有一股电流从阳具直接传来,“朴,朴”万亿精子直接射入到小萍的子宫里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