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给你最终极的凌辱
给你最终极的凌辱

给你最终极的凌辱

我的家是在较偏远的地方,也算是城市吧!我老爸从前和三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这地方租了一块地,专门做家庭电器和小机车的维修。一半的地方建了二层高的住宅,一半做一个大货仓摆放零件。自老爸去世后,修机车的生意很差,反而修理和卖二手家庭电器的生意勉强可以。

  黄伯、胜叔和全叔现也居住在此。黄伯爱嫖妓,没结过婚,而胜叔和全叔已离婚了。但他们有一个共同嗜好,就是看日本的SM杂志和SM片子。全叔在当年曾是妇科医师,但不知什么原因会转做修理家庭电器,我给小玲的软膏也是全叔做给我的。

  回到家中后我立刻进入货仓,黄伯和胜叔正在埋头苦干,组合一台机器,全叔在旁兴奋的指示着。

  一看到我,他们立刻走过来,黄伯说道:“伟江,老全的药效果如何?”

  我立刻把今天拍小玲的片子放给他们看,不要看他们全部也五十多岁,仍然是有心有力的,看到他们高高鼓起的裤裆便知道了。

  在他们看片的候,我去看着这台已经差不多完成的机器。全叔走过来说道:

  “再多二个小时左右便可完工了,你看如何?”

  我看着它笑说道:“看似很厉害,但可行吗?”

  全叔道:“别忘记了我曾是一个妇科医师,而且终于可以实践我的理论和希望。”他眼中闪出一种怪异的光芒。好像自言自语的说话给了我一个答案。

  ***    ***    **    ***当李惠芳从机场收到袁小玲的哭诉电话后,立刻从机场赶到我的工场内,但她却不知道小玲向她说的故事是我的作品。

  当她踏进我货仓的一刻,看见我正在欣赏她和小玲的巨片,她的脸色一沉,然后有害羞、愤怒、害怕、委屈等表情出现,我永远也会记得这一刻。

  “王伟江,你想怎样?”她咬着牙。

  “对不起,是你要怎样才对!”我淫笑着。

  “把片和小玲还来,否则你下半世在牢中过吧!”她说。

  “是吗?你知不知道如果我现在开始,每个小时不用电脑阻止数组伺服器把你的片子上传至各新闻组的话,你会怎样?”我笑说。

  “……”她默然了。一个接近绝望的眼神望着出现在我身后的三老。

  “你要怎样?要我道歉?”她问道。我和三老笑得连腰也弯下了。

  “把你身上的衣服脱光,立刻地,快!看,又差不多够一小时了!”我说。

  “好,但你要把小玲先放了!”她绝望地说。

  好一个婊子,到了这时刻还那么冷静。 “好!”我拨了一通电话,然后和她说:“李惠芳小姐,可以开始了!”

  三老急不及待地走向她把她的衣服脱下,只脱剩高跟鞋。黑色的高跟鞋和她的长发很匹配。三老孰练地用麻绳把她的双手绑向后面,成一个凹字一样,又把她35D的巨乳横8字型的绑起,再把一个皮圈套在她的颈上,初部完成了。

  “是不是立刻让她试那台机器?”胜叔心急的问道。

  “当然了,快!”全叔抢着说。我把白布打开,有点失望,看来只是一具三角木马而已,三角形2x2x2尺,五尺长度,三角形下方有大量的軴状物和电线,反而三角形向上的尖处五尺长度布满了大小不一的半圆铁珠,约占顶端二寸左右的地方。

  我们合力把她抬上三角木马的时候,她用一个怨毒的眼神看着我。

  哼!才刚开始而已。

  “啊呀——呜——”她惨叫着,并立刻咬紧牙关,不再发出声音。

  “真是极品……能凌虐这样性格刚强的女子,一生也可能没有一次!”黄伯赞叹说。

  木马把她的腿张开成60度,木马的高度刚好要她把两只高跟鞋的鞋尖顶着地面,否则她全身的重量便会集中在阴部,她现在靠着两只鞋尖和阴部三点支撑着整个人重量。

  三角尖处的大小铁珠,深深地陷入她的肉穴的阴唇,阴核给顶尖处顶压着,现在她的双腿已开始微微抖动。

  全叔从木马的前方拿出两个驳着电线的跳蛋,跳蛋的另一端有一条三寸左右电线驳着一个金属小夹子,而且跳蛋看来比一般的大了一倍有多。

  全叔把两个夹子夹在她的左右乳头上,“呜哇——”她只是哼了一声。

  “好,可以开始了!”全叔说罢,她脸色一变说:“你们这样是犯法的,快停止吧!”

  我和三老对望一眼,立刻走到木马隔邻的控制台去,全叔急不及待的按下一个按扭,并把一支操控扞慢慢推起一个刻度。

  木马动了,但只是尖处的地方,即尖处布满了大小不一的半圆铁珠的二寸地方,在前后移动着,移动的幅度约三至四寸。

  “哇——救命呀——啊啊——鸣——呀——”她惨叫着,并拼命地把脚尖顶高,希望减低半圆铁珠和阴唇——阴核的磨擦力。

  “看,她立刻便湿掉了,来来,继续。”黄伯兴奋的道。

  全叔又按下另一个按扭,但好像没什么反应。

  突然……“哗——很热啊——呜——哇——”她叫着。

  “这是一个发热功能,恒温的,比体温高四至五度,可加快她高潮的时间。

  好,热身完毕了!”

  全叔说罢,开始转动一个大开关。

  “哇——啊啊——鸣——呀——哇——啊啊——鸣——呀——哇——啊啊——鸣——呀——”

  她发狂的叫了起来。

  原来她左右乳头上的跳蛋急剧的在跳动,再加上大量温的磨热的大小铁珠快速擦着阴唇、阴核,这样直接的刺激使她在一分钟内就达到高潮了。

  “喔!那么快便第一次了,还有大量好戏在后头啊!”胜叔笑道。

  我看着她大腿急剧地抽搐着,心中的兴奋心情涨得天高,说道:“还有什么好东西,快拿出来吧!!”

  全叔立刻把另一支新操控扞慢慢推起,胜叔把操控铁珠前后移动的操控扞堆高二个刻度,同一时间,黄伯把跳蛋跳动的速度加快了。

  “哇——呜——呜——呀——呀——哇——啊——呜——呀——呀——哇——呀——呀——哇——啊——呜——呀——呀——哇——”她突然一下一下有规律的嘶叫着。原来全叔那新操控扞是控制发出75V的脉冲电压的。

  “唔!实验可以开始了。”全叔说道。

  “什么实验?”我问。

  “她现在被75V的脉冲电压一下一下的冲击着,双乳是正极,而负极则在温热的大小铁珠上,每一下的脉冲电压会同时令乳头、阴部和屁眼一起收缩。我的理论是,引致高潮的性感带虽然每个人也不同,但我认为是可以被开发和改变的。我的目的是由现在起她每一次的高潮时,她两个乳头也和阴部和屁眼一起收放,达至同步,这是第一阶段。而两大跳蛋和前后移动的半圆铁珠,目的在不停地维持她高涨的性欲。”全叔答道。

  同一时间,她再次达到高峰了。全身被汗水湿透发出淫乱的光辉,35D的丰乳摇摆着。

  二小时后,工场货仓内。

  现在她已全身湿透了,八次的高潮使她意识也迷湖了,两只高跟鞋鞋尖顶着的地面上,出现一圈水积,直径四寸左右,不知是她的汗水还是淫水。

  “好,乳头和阴部、屁眼已开始同步了,进入第二阶段!”全叔说道。

  胜叔立刻把控制前后移动半圆铁珠的操控扞降至最慢的刻度一。全叔从他房间拿出一个医师出诊的皮箱子,“老朋友,很久没见了。”他说。

  “我现在要把她乳头和乳晕的敏感度提到最高,并把她输出乳汁的输乳管大幅强化,而当然制造乳汁的乳腺和贮存乳汁的乳窦也要开始工作了。”他续道。

  黄伯和我立刻一左一右的扶住在木马上的李惠芳,并把两个夹子解下,胜叔在控制台打点操控,我和黄伯一人一手把她的左右乳房握住。

  喔!充满弹力的35D乳房,真爽!

  “我现在要和她打两针,一针是大幅强化她的输乳管,这是我费一生研究的结果;而另一针是催乳针,很普通,不过我会用较大的剂量,因我希望二小时后可进入第三阶段。这盒药膏是大幅提高她的乳头和乳晕的敏感度用的,也是我的研究结果之一。”全叔说罢立刻把针药打进李惠芳的左右乳房。

  “呜哇——有种杀了我!你们这些变态,吐!”她被针药弄醒了,还吐了全叔一脸口水,但二剂针药已打进她左右乳房中。

  “不要浪费水份,会减少我下阶段收成的乐趣的。”全叔认真的道。

  然后全叔穿上手术用手套,说:“这药膏透皮层能力很强,要小心一点。”

  跟着他便把药膏认真地慢慢均匀地涂在她的乳头和乳晕上。她努力地挣扎着,但乳房一左一右经我们握着,又坐在木马上,根本没用,只带给我们更大的兴奋。

  跟着全叔又拿了两大瓶东西出来,说道:“这些是盐水,来补充她失去的水份,平常一瓶已是足够了,但为了在第三阶段有终极的效果,所以这两小时我给她一倍的量。”说完把两瓶盐水一左一右的在她两手臂上打点滴。

  二十五分钟左右,全叔说:“好,把跳蛋给她戴上,老胜准备!”

  跳蛋又在剧烈地跳动了,75V的脉冲电压一下一下的再冲击着,但温热大小铁珠只缓慢的移动着。

  “老胜,把跳蛋振幅加大!”全叔道。

  跳蛋的威力现在才表现出来,怪不得它比平常的跳蛋大了一倍。现在李惠芳她的两个乳房也跳动起来。

  “哗——呜——快停止——快——哇——啊——”她嘶叫着。实在忍不住了,我和胜叔、黄伯的手巳开始在她的身上游走。

  啊!她结实的屁股,一下一下的配合电压在抽搐,全叔在全神贯注的查看和检查她的乳头和乳晕。我和黄伯的手指顺着前后抽动的大小铁珠,触碰着她软滑的阴唇、充份充血的阴核。

  十多分钟左右,全叔大叫说:“来了!快来看!”

  我们立刻看到她充血发硬的乳头和乳晕轻轻的在一收一放,她高潮了,而这次的高潮是由激烈的乳头剌激而做成的。

  “恭喜你,全叔,你成功了!”我说。

  “你那么快便满足了吗?哈!”全叔笑问。

  “你不是已把她引致高潮的性感带变成了由乳头带动了吗?很成功啊!只用了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说。

  “对了一半,令她乳头带动到达高潮和令她乳头在高潮时收放抽搐,是很成功。证明我的药膏有效,但我最后第三阶段还未成功啊!”全叔说。

  “那何时才到什么第三阶段呀?”黄伯心急的问。

  “一个半至二个小时左右吧!”全叔答道。跟着全叔从他的皮箱子拿出两绦像鱼丝般的东西,然后用它们把乳头扎起,原来是防止她的奶水漏出来。

  ……货仓的所有照明灯已打开,这时是晚上九时,已经过了二个半小时了。

  李惠芳现在苦苦的哀叫着:“呜——快放开我——嘿——快把它们解开——哗——很涨很难受——呜——快——”只是二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她的乳房已涨至青色的血管暴现,我看她现在有35E——Cup了吧?真厉害。

  “全叔,为什么她高潮的时间相隔得越来越长?这二个半小时内只来多了两次。”我问。

  “这样才对头啊!因为她奶水太涨满,痛苦令乳头的敏感度减低,所以高潮的次数下降了。好,是时候了,开始第三阶段!”

  全叔说完,我们立刻兴奋的冲前…… 开始了,当全叔把她绑在左乳的丝线解开时,一股带黄的奶水立刻由乳头射出,同一时间她开始高潮了。“哗——救命啊——呀呀——”她狂叫着。

  我们像发了疯似的玩弄她的左乳,更多的奶水射出,她不停地高潮。

  “够了!”全叔叫停我们。她因经历了差不多二分钟的高潮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还有右边啊!”全叔笑说。他立刻把她绑在右乳的丝线也解开,另一股带黄的奶水立刻由右乳头射出。

  “哗——嘿——呜——呀——”她又再次爆发高潮,我们立刻六只手不停地玩弄她的左右乳,这一次她全身颤抖着,双服也反白了。

  “这次真的够了,快停止!”全叔命令着。

  我们立刻停手。

  “成功一大半了,嘿嘿!”全叔兴奋的道。

  “怎么成功一大半了?还有什么?”我问。

  “看吧!奶水射出的时间,她立刻高潮了,嘿——真厉害。现在最后一步是用电压剌激她已大幅强化的输乳管,令它也和阴部的高潮同步。嘿嘿……快成功了!”全叔兴奋的说着。

  “为什么要这样做?”我问。

  “嘿!蠢小子!我现在利用脉冲电压一下一下的冲击着她强化的输乳管和阴部,令它和阴部的高潮同步,而强化的输乳管在电压冲击下,会把大量的乳汁泵向变成了性感带的乳头,大量的奶水会一下一下的射出,和你射精时的感觉差不多,嘿嘿嘿……”全叔说。

  “我明白了,嘿嘿……这尤物以后当奶水射出的时候,她便立刻高潮了。对吗?”我说。

  “你们这些人渣,想把我的身体怎样了,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呜……”她听到我们的对话惊醒了。

  “那快快开始吧!”胜叔道。胜叔立刻把跳蛋夹回她两个乳头上,黄伯也立刻操控跳蛋和电流的控制开动。

  “呜哗——天!你们对我的身体干了什么——哇——救命——”她狂叫着。

  随着电压一下一下的冲击,她的乳房像有生命似的一下一下的轻微抽搐着,只要她的奶水累积至某一程度,乳房便会射出奶水,每一下的抽搐也有两股奶水射出,敏感的乳头经不起奶水的大力冲击,立刻地她又再次高潮了。

  这过程重复着,不到三+分钟,她已达到了六、七次高潮。

  “差不多了,把她拿下来,看看我们的作品如何了?”全叔叫道。

  我们立刻把她抬下来放在我们预备的大床垫上,她的脸和颈项因多次的高潮而发红。“不要碰我,你们这班天杀的变态……”她气若游丝的道。

  突然,全叔左手用力地握着她的右乳,右手两指探入她的阴道,洁白的奶水射出,她的双腿立刻把全叔的右手夹着。“哇——啊——”她高叫着。

  “哈哈!看,她高潮了,阴道和子宫口剧烈地收放,我成功了,哈哈!!”

  全叔兴奋道。

  盛宴开始了。

  三老和我四人轮奸着她,她被大小铁珠刺激了数个小时充份充血的阴部,紧紧的感觉令我们兽性大发,被淫水充份滋润的屁眼也令我们疯狂。

  “呜——呀——呀——放了我——呀——”她被我和全叔前后侵犯而哭叫着。

  “唔,我要射了!”全叔说完,跟着立刻用力地吸啜她的乳头。

  啊!我在她的屁眼感受到她又高潮了,剧烈的收缩令我差点也射了出来,这婊子真是绝顶的捧!

  全叔退下休息,胜叔再加入,我把我的大屌从屁眼抽出,插入她的肉穴。

  啊!真是紧!

  接连的高潮使她的意识逐渐迷失,我们感到她开始迎合我们的抽送。

  “这婊子发情啊!哈!”我笑道。

  “不是!是她给你们插得性欲高涨,但不能达到高潮,你们玩一玩她的奶子吧!”全叔答道。

  “哗——你们杀了我吧——呜——”她悲鸣着。

  “没有可能,没有人会把自己最好的玩具杀掉的!”我笑答道。

  二个多小时后,我们每人已出了二至三次,在休息着。

  胜叔和黄伯正在把木马变装,原来它还有最后杀着的。

  顶端半圆铁珠的部份一拆掉,木马由三角变成梯形,中间的部份展示着两枝特别制造的按摩棒,能刺激她阴部的各个部份包括子宫口,而另一枝充满着一圈圈螺旋回转纹的,当然是给她的屁眼啦!

  “还有数小时便天亮了,我们先休息一下,由她骑着这双棒木马,继续让她留在高潮的边缘,又不能高潮,因我把她的乳头又绑起了。明天一早,我们吃一顿最顶级的奶类早餐吧!”全叔说道。

  “好极了,我还打算找那五个小子和我们一起吃呢!哈哈!!”我笑说。

  李惠芳,这就是我带给你的终极凌虐了。

  【完】